入行10年,90後入殮師處理過上萬具遺體,從不參加婚禮,親媽嫌不吉利但仍堅持:這是份神聖的工作

入行10年,90後入殮師處理過上萬具遺體,從不參加婚禮,親媽嫌不吉利但仍堅持:這是份神聖的工作
美麗夢想 2022-08-12 檢舉

提到入殮師,你會想到什麼?死亡?陰冷?悲傷?

但事實上,入殮師並不像很多人想象的那樣,是一種充滿了溫暖和關愛的職業。

受傳統觀念影響,很多人十分忌諱談論死亡,與死亡沾邊的職業也會被視為不吉利。

入殮師這一職業,在普通人眼中更是異常神秘。

90後山東女孩辛沙沙,就是一名入殮師。

她從事這份工作已近10年,處理過的遺體有上萬具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業內把她這種職業稱為「遺體整容師」,他們自稱為「職業送行人」。

「我見過全身腐爛的逝者,也聞過逝者身上的異味。

「有因車禍導致面目全非的,也有全身水泡而腫脹的,有時忙完回到家洗澡,覺得自己的手不再是自己的……」

 

 

「我做夢都沒有想過,自己以後會成為一名入殮師。」

高三那年,18歲的辛沙沙還是個天真爛漫的孩子。

臨近畢業,班主任讓學生多關注一下大學專業,以便高考後填報志願。

在家翻報紙時,辛沙沙無意間看到一則招聘入殮師的廣告。

她這才知道,入殮師又叫遺體整容師,說白了就是給去世的人化妝,整理儀容,讓他們走得體面一些。

辛沙沙是農村出身,在她的印象中,人去世後,都是直接埋了。

即便是火葬,也沒有整理儀容這一說。

好奇的種子就這樣埋下,直到高考結束才發芽。

 

 

想法簡單的辛沙沙,想找一個就業方便、壓力小的專業。

「入殮師這個職業,不就是為我量身打造的嗎?」

 

 

 

 

填志願那天,辛沙沙對父母說了自己想報的專業。

父親聽了,吹鬍子瞪眼地說:

「我不同意,女孩子家家的,給死人化妝成什麼樣子?」

 

 

 

母親更是直言:

「女兒,這個專業太晦氣了,我們不學。」

看見父母的態度,辛沙沙就知道他們是肯定不會答應了,轉了轉眼珠說:

「那好吧,不過我已經報過專業了,等入學了再換專業也是一樣的。」

父母信以為真,但萬萬沒想到,這只是女兒的緩兵之計。

她報的是北京的一所大學,所學專業是:現代殯儀技術與管理。

2010年,辛沙沙成了一名殯儀專業的大一新生。

這個專業只有兩個班,加起來80人左右,是學校人數最少的專業。

開學第一課,老師播放了日本電影《入殮師》。

影片以一名入殮師新手的視角,講述了入殮師的生活。

主人公觀察了各種各樣的死亡,凝視圍繞在逝者周圍充滿愛意的人們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死亡,是每個人都要面臨的結局。

儘管你已不在這人世,但我仍想讓你以最美的姿態離開。

電影結束後,辛沙沙的心情久久無法平靜。

 

 

當時,她的腦子裡只有一個念頭:

「讓生命如夏花般絢爛,讓死亡如秋葉般靜美。」

幻想是美好的,後來辛沙沙才發現,現實遠沒有想象中那麼簡單。

 

「你見過被機器攪傷成兩半的逝者遺體嗎?」

辛沙沙不但看見了,還要在旁邊給師傅遞工具。

師傅見她一臉苦色,提醒道:

「別害怕,等你實習結束,可是要親自給遺體化妝整容的。」

這番話對辛沙沙來說,不亞於天崩地裂。

動手操作跟理論知識完全是兩碼事。

 

 

 

當辛沙沙意識到這份工作並沒有電影里描述的那樣美好輕鬆時,後悔已經來不及了。

2012年9月,辛沙沙在深圳開始了為期3個月的實習。

實習第一課,為逝者擦洗身體。

遺體容易腐爛,因此殯儀館的遺體幾乎都是冷藏著的。這樣的遺體,也最難上妝。

在老師的指導下,辛沙沙鼓起勇氣將手伸向冰涼的遺體。

 

 

當她的手落在遺體面容上的那一刻,大腦一片空白。

「我以為我會哭,可是沒有。不是不害怕,是太害怕了,人被嚇傻了。」

當天晚上回去,她把手洗了最少20遍。

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、第三次……

漸漸地,辛沙沙習慣了,並且克服了恐懼。

 

轉眼間,來到了畢業季。

一切如辛沙沙最初想的那樣,這個職業確實很容易找工作。

剛畢業,她就順利進入濟南市殯儀館,成為一名全職入殮師。

「這份工作的意義到底是什麼,我真的要走這條路嗎?」

從高考到整個大學生涯,再到步入工作,這些年來,辛莎莎一直覺得稀里糊塗的。

彷彿有一隻無形的手,冥冥中安排著一切。

真正讓她對這個行業開始產生敬畏之心、心態發生轉變的,是這樣一件事:

某天,辛沙沙接到了一位逝者,是一名24歲剛大學畢業的女孩。

 

 

因為遭遇車禍,她的臉上有幾處划傷,頭蓋骨也因外力被掀了起來,看上去觸目驚心。

家屬拿出逝者生前的自拍照,含著眼淚說:

「我女兒生前最愛美,你能不能照著這張照片做。」

 

 

照片中的女孩,臉上化著淡淡的妝,笑容燦爛。

辛沙沙看見女孩笑容的那一刻,心臟像是被什麼東西擊中了,鼻頭髮酸。

當她為女孩化完妝後,女孩的母親止不住流下眼淚:謝謝,謝謝你……

那一刻,辛沙沙發現自己一直以來的不適感,突然消失了。

取而代之的,是一種踏實的成就感。

「感覺自己彷彿為這個世界的美好,出了一份力。」

她真正感受到了入殮師這份工作的價值,那種被人認可和信賴的感覺。

入殮師存在的意義,既是讓逝者體面地離開,也讓活著的人記住他們最好的一面,同他們好好告別。

 

但入殮師這個職業,並不是每個人都能理解和尊重的。

辛沙沙也經歷過一段低谷期。

「房東知道我在殯儀館上班後,讓我立馬搬走;

「大年初二我們開工,我打車回單位,司機一聽是去殯儀館,臉色瞬間變得十分難看,大罵晦氣;

「在告別廳,有位母親指著我的鼻子教育孩子:你要是不好好學習,以後就得干這個工作……」

陌生人也就算了,但連親朋好友也不理解她的職業。

「我從不參加別人的婚禮,因為大喜的日子,我這個職業的人去了不合適。」

一次偶然的機會,在健身房裡,辛莎莎認識了一個文質彬彬的男人。

在兩人的閑聊中,男人得知了她的職業。

辛莎莎本以為他會像常人一樣,投來異樣的眼光。

但是,並沒有。

 

 

 

男人笑著說:

「這份職業很神聖,像我們這個年紀的,很少會有人能夠選擇這個,並堅持下去。

「莎莎,你很棒。」

後來,這個男人成了辛沙沙的老公。

婚後,兩人有了一個兒子。

但是,他們很少回老家。

因為她不想讓自己的老公和孩子遭受白眼。

2020年,在全國勞模和先進工作者表彰大會上,辛沙沙榮獲「全國先進工作者」榮譽稱號。

她是全國唯一一位獲表彰的入殮師。

 

獲獎前,父母對她的工作總是遮遮掩掩;獲獎後,父母囑咐她:沙沙,好好乾。

除了父母的變化,還有來自親朋好友的祝福。

「他們都給我發微信祝賀。」

在這之前,她是人人敬而遠之的辛沙沙;現在,她是老辛家最出息的女孩子。

在日記里,辛莎莎這樣寫道:

「入殮師這份神聖的工作,影響著我對生活的感悟。

「整日面對悲苦的生死離別,讓我更加懂得珍惜擁有卻常常忽略的美好事物。」

 

入殮師這份工作,辛沙沙一干就是近10年。

其間,她為上萬名逝者做過遺體整容修復。

她說:

「平時工作中,穿著厚厚的工裝,因為上廁所不方便,所以很少喝水。

「可是當看到逝者的面容逐漸恢復,能夠安詳地離開,心裡也就不覺得那麼苦了。」

 

 

電影《人生大事》的導演曾經說過一段話:

「人生有兩件最不光彩的事,一件是出生,一件是死亡。

「在這兩個時刻,人失去了所有的自主性,完全依賴他人的幫助。

「所以,給你接生的醫生和送你走的殯儀員同樣偉大。」

認真想想,確實是這個道理。

 

 

 

辛沙沙就像一個守門人,送走了無數人,並對他們說:

一路走好,來世再見。

「在我看來,這些並不是逝者,他們也是一個個生命。

「只是我們在幫助他們走完人生最後的旅程,我們要給他們最後的尊嚴。」

 

 

 

 

喜歡這篇文章嗎?

按個讚吧,不會令你失望!

已經讚了

標籤:

  分享這篇好文給親朋好友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