爸爸走後「為陪伴83歲母親」他33年沒進城市 「與妻兒分居兩地」選擇盡孝:愧對家人

美麗夢想 2019-09-07 檢舉

「母親在這裡了一輩子,哪裡也不願意去,我只有陪伴她照顧她。」55歲的魏建國說,父親離開以後母親就在聶家灣「守著」父親,如此一生。

圖為魏建國在檢修火車路燈。 

上世紀大陸寶成線建設時期,魏建國的父親帶著妻子來到秦嶺深處的聶家灣,從此紮根在了這個四等鐵路小站。聶家灣地處陝西甘肅交界,位於甘肅省兩當縣站兒巷鎮,矗立在嘉陵江畔,雖然風景優美可也四面環山、交通不便,附近村落也是較為「稀疏」。

圖為魏建國母子在院中剝核桃。

魏建國告訴記者,公路開通前,這裡每日停靠的6063/6064次「綠皮車」是大山裡村民通向外界的唯一交通工具,看病、外出打工、孩子上學、買賣山貨等等都依靠這班「綠皮車」,小站雖小但不可或缺。

父親當初參與寶成線建設時,年幼的魏建國就在聶家灣長大,對這裡的一切極其熟悉。22歲時魏建國接過父親的工具箱,成為了這裡的一名信號工。「父親離開後就埋在了聶家灣,母親也一直不願意離開。」魏建國說,一是母親不適應城市的高樓生活,二是捨不得父親。

在聶家灣小站,站區工作樓與魏建國母子居住的院子僅隔一條鐵路,院子內種著核桃樹、玉米等作物。秋天是核桃成熟的季節,魏建國在鐵路上巡檢電力設備時,母親坐在院門前一邊剝著核桃、一邊看著他,頗似「監工」。

圖為魏建國定期為母親修腳。 

「母親剛跟著父親過來時還大哭了一場,因為太艱苦了,啥都沒有。」魏建國說,但是兩個人一直堅守在了這裡,把孩子們拉扯大。如今母親年紀大了必須有人照顧,所以他不能走。

魏建國在小站的職責是對鐵路信號相關設備進行安裝、維護、維修及改造,是鐵路行業裡面技術含量較高的一個工種,對綜合素質要求較高。魏建國在這段不長的鐵路區間一幹就是33年,數次拒絕調往條件更好的站區。

每日下班,魏建國第一時間越過鐵路回家,去給母親做飯、打掃院子,還要定期給母親修腳、理髮。「母親已經83歲了,老家在四川雅安,不過一直都沒有回去過,因為娘家沒人了。」魏建國說,今年年底他想帶母親再回去看看,那個母親闊別了一生的地方。

魏建國的妻子帶著兒子住在略陽縣,多年來夫妻二人也是聚少離多,現在還是兩地分居狀態,為此也吵過架。母親曾讓他調回略陽去,但魏建國考慮再三後拒絕了。

「感覺對不起妻子,也沒有好好教育孩子,沒有盡到做父親、做丈夫的責任。」魏建國嘆息道,這是他一生最大的愧疚。

為了父母,甘願一生留在此處,這樣的孝心實在讓人相當感動。

 

 

標籤:

  分享這篇好文給親朋好友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