父母在,人生尚有來處;父母走了,人生只剩歸途

父母在,人生尚有來處;父母走了,人生只剩歸途
美麗夢想 2020-08-01 檢舉

上週六,為了送婆婆回鄉下,我匆匆忙忙回了一趟500公里之外的老家。週日中午返程,趕在返程前的一點時間,我和愛人帶著孩子去看望外公。

外婆走了之後,家門前的大樹下,只剩下外公孤零零一人。

我們老遠地就叫他。他順著聲音,伸長脖子,睜大眼睛,好久才辨出了我們。多年的白內障,嚴重影響了外公的視力。

我聽不到外公爽朗的笑聲,我只看到外公溝溝壑壑的臉上寫滿孤寂和落寞,厚重的老花鏡下是深陷的眼眶,盛著空洞和無神。

外婆在的時候,我們一下車,耳聰目明的外婆就開心地說:“是恆和靜來了。”外公就爽朗地笑起來,他喜愛恆。

10年前,大學畢業的我,帶著男同學恆去外公家。告別的時候,外公說:“你放心跟著恆啊,他誠懇樸素、勤快能幹,就算是當乞丐,他也不會餓著你。”

後來,恆成了我的男友、成了我的愛人和孩子他爸。

父母在,人生尚有來處;父母走了,人生只剩歸途

 

我把買來的龍眼遞到他的手上,擁著他坐了下來。恆陪著他談心聊天,我鑽進了廚房。我知道外公一日無魚不歡,就是鹹魚蘸醬油也吃得很香。我在市場買了馬友魚,買了生蠔。看著冷冷清清的廚房,冷的鍋冷的灶。

我不禁悲從中來。

以前,外公外婆一起,早上5點鐘就起床在廚房忙忙碌碌。外婆點柴火做飯,外公打水挑水。外婆擇菜炒菜,外公打掃庭院。然後,外公倒小半碗的特製藥酒給外婆,外婆倒小半碟醬油給外公,他們就著簡單的菜慢慢地吃早飯。吃過早飯,他們坐在屋前的大樹下,或躺在竹椅上,或睡在吊床裡,輕輕地聊家常。

外婆腿風濕痛多年了。下雨前就開始痛,痛到根本走不了路。大醫院看了不少次,可是怎麼也痊癒不了。外公去藥材店精挑細選了藥材,釀製米酒給外婆泡製藥酒,慢慢地減輕外婆的病痛。

腿腳疼痛的外婆去不了外地,常守於家。還好,瓊劇、雷劇緩解了她的疼痛。《牡丹亭》、《玉堂春》、《薛仁貴征東》常是他倆對唱的劇。他們拿著劇本,外公唱一句,聲音高亢洪亮,外婆接上一句,細膩綿長。

我是那麼羨慕這守著平淡日子恩愛有加的白髮老人。

父母在,人生尚有來處;父母走了,人生只剩歸途

 

外公外婆養育了8個孩子,在那貧困的年代,各種艱辛酸苦可想而知。聽母親說過:除了長年累月在天地上掙工分養家之外,天寒地凍,外公背著漁網去海裡捕魚到河裡撈蝦;日曬雨淋,外婆到田頭堤埂割豬肥草挖菜根。

他們含辛茹苦把孩子們養育成了對社會有用的人。

在我們家鄉,大年初二,是外嫁女回娘家的既定日子。

那天,外公家熱鬧非凡。

通常是爸媽5點不夠就起床把緊急的農活干了,然後簡單吃早飯,慎重地準備好壓歲錢,就帶上我們去外公家。

父母在,人生尚有來處;父母走了,人生只剩歸途

 

媽媽和另外幾個小姨子們都以娘家為圓心,出嫁於圓心周邊的鄉村。

我們到了外公外婆家,趕緊給外公外婆拜年。外公外婆高高興興地給我們發壓歲錢,我們異口同聲地祝外公外婆新年快樂添福加壽。

然後,表兄弟姐妹們興高采烈地放鞭炮玩遊戲,大人們則忙著殺雞宰魚炒菜做飯。大家圍著歡歡喜喜地吃團圓飯。午飯後,大人們給小孩子派發利是,小孩子們一邊歡天喜地接過壓歲錢一邊說著恭喜發財新年快樂。大人派了利是,小孩子們領了壓歲錢後,不一會就各自跟著父母們走路回家了。

那開心的日子持續了我的童年。

後來,因為種種關係少了一個姨丈,再後來又少了一個姨丈,春節初二小孩子們依舊沒心沒肺地收壓歲錢,你爭我搶地吃年飯,可是外公外婆不時地悵然若失,團圓不再是真正的團圓。

父母在,人生尚有來處;父母走了,人生只剩歸途

 

大學畢業後,留在異鄉工作,漸漸地把異鄉當故鄉。生孩子坐月子的我,沒有親戚間的相互照顧,月子裡甚至連一隻土雞都不曾吃過。外公外婆打電話來,“孩子哦,你在外地,外公外婆老了,家裡養的雞也沒有辦法送去給你養身子啊!”淚水不自覺地往下滴。出了月子的我面黃枯瘦,身心俱疲,宛若大病了一場。

回家鄉的次數越來少,但每次回家總是第一時間去看望外公外婆,買上一些蔬菜水果,給他們做一頓飯,談談心聊聊天,外公總問起我們在外地的工作和生活。臨別時,恆總是給外公外婆塞幾百塊錢,叮囑他們保重身體。

任誰從來也沒想過,80高齡的外公會喝農藥自殺。外婆發現的時候已是口吐白沫,哭成淚人的外婆說,我一輩子也就說了這兩句重話啊,他就受不了要去死。

所幸,舅舅阿姨們極力送救,灌腸換血,終於給搶救回來。

老人如孩子啊,須小心翼翼地呵護著。

我不敢去追究外公那出人意料的自尋短見,那段日子,聽說幾個舅舅們為分祖屋的鬧不和。他是想藉重耗喚回大家族的團結和睦嗎?不過,經歷那次驚嚇之後,幾個舅舅們真的又團結了,就連表哥表弟幾個都團結了很多。

父母在,人生尚有來處;父母走了,人生只剩歸途

 

2016年11月,外婆病危住進了ICU,所有散落在各個城市子子孫孫都趕回家鄉。ICU病房裡,外公拉著外婆的手,把脈,把著把著,他老淚縱橫,他的嘴顫抖著,手顫抖著。他說,沒有脈搏了……。病房外,是焦慮的等待的親人們。那夜,我陪著外公睡,他淚流滿面,“你外婆命好啊!內孫外孫都回來送她了。可是,她怎那麼沒有福氣呢?”我安慰著外公,“四代同堂,有福氣了!”

送走外婆的那天,外公不停地擦眼淚,他囁嚅著,“我都捨不得她活回來了呀,她怎就那麼狠心離開我了呢?她這是報復我呀……”

我們淚水流了一臉。

外婆離開我們8個月了。因著舅舅小姨她們的噓寒問暖,悉心照顧,外公堅強地生活著。

父母在,人生尚有來處;父母走了,人生只剩歸途

 

離別在即,恆拉著外公的手說再見,看到外公拉起衣角擦眼睛,我的眼淚禁不住地流了下來。

離家那麼遠,我還能看望外公多少次呢?老爸老媽在老家,我又能照顧得了多少呢?

父母在,人生尚有來處,父母走了,人生只剩歸途。

我們這一代離家出走的孩子啊!生活逼我們拋棄了家鄉拋棄了親人!就算每月奔波回家,我們也無怨無悔。

 

 

 

 

喜歡這篇文章嗎?

按個讚吧,不會令你失望!

已經讚了

標籤:

  分享這篇好文給親朋好友!